pages右侧广告中

董德福创业记:从MOTO到移动互联网

2013年08月10日 15:59         人参与

 
  “对于我来说,拿着一个破包走在路上不会被人认出来,这是一件幸福的事。”和绝大多数手机领域的老板不同,云狐网络董事长董德福是一个喜欢低调的人。
  和今天国内的几个手机大佬相比,他玩手机更早。在手机功能机时代,他已经开始在这个行业中掘金。曾经,作为中国手机设计行业的一匹“黑马”,德信无线在组建后,连续三年营收和纯利润实现两倍增长,直到德信无线赴美在纳斯达克上市,“隐型冠军”才被外人知晓。而在投资行业逐渐收紧钱袋的今天,他刚刚融资40亿人民币。
  “我和中国大多数手机研发的人不一样,我是营销人员出身,曾在摩托摩拉有多年销售经验,因此,赚钱不赚钱,是我决定做生意的基础。”德信无线创始人、董事长兼CEO董德福坦言。
  但他依然还不满足,在他看来他人生最大的悲哀是在地产行业无心插柳成就一番事业,而真正的挚爱手机行业还不算成功。
  风光到低谷
  在做销售出身的董德福看来,赚钱才是硬道理。
  2002年,曾任摩托罗拉中国区销售经理的董德福,将摩托罗拉十几名设计师和工程师招至麾下,一起组建了德信无线,为国内手机厂商提供手机设计。在最辉煌的时候,德信无线为诺基亚、摩托罗拉、高通、阿尔卡特、西门子等跨国公司代工设计手机业务,尤其是日本手机品牌的设计和研发项目,几乎全被德信无线收入囊中,包括东芝、NEC、松下、三菱电机以及日本京瓷。2005年5月8日,德信顶着中国最大的手机设计服务商的桂冠在纳斯达克上市。
  2006年日本手机企业在全球市场业绩下滑,对于当时日本业务占据七成的德信无线来说,可以说瞬间从波峰走到波谷。“一年70%的订单消失了,我们也没有想到,日本手机企业最后竟然全面撤离中国,也不在全球市场做手机了。”回忆起这段历史,董德福非常感慨。
  像多米诺骨牌效应一样,2006年业绩的下滑,导致2007年业绩亏损,继而引发70%以上的大规模裁员。想到当年的大裁员,董德福脸上依然满是不忍。“一年就裁了超过2000人,全是工程师。裁员最痛苦的并不是赔钱,而是你要把一个工作辛苦没犯什么错误的团队整个砍掉。这种做法其实就是老板错了员工买单,但你没有办法又必须得做。”
  在董德福看来,这次裁员给他带来最大的教训就是方向走错了,比不努力带来的危害还要大。
  那时候,每天白天,作为老板的他,需要强装笑脸、按时上下班;凌晨2点钟,却总会从梦中惊醒,而后失眠,最后不得不以无聊的电视剧打发漫漫长夜。对于风险的判断错误,对于人力扩张的深度检讨、以及“不能再做嫁接在别人身上的生意模式”和“一定要有自己的定价权”的反思,在当时董德福的内心引起激烈冲撞。
  而在手机产业打拼的几年,让董德福真正看清了这个行业,手机设计业务已经遭到联发科的强势打击,董德福再也不愿意继续老路子。于是他开始转向手机整机业务,一边向矿业、渔业等企业级市场进行深度定制,一边通过多品牌战略打造民用手机品牌,以拥有自己的定价权和话语权。
  拥抱移动互联网
  董德福说:“我很少进入一个行业,但如果我真的进来了我就不准备走。”
  这并不是一个容易的行业,阿里巴巴、360、百度甚至腾讯,传统互联网行业的顶级巨头已经把目光全部集中在移动互联网。他们先后跨界进入手机终端行业,其目的是为了占领移动互联网入口。
  互联网企业跨界进入手机企业,高配置、低售价的策略让手机行业老的品牌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。董德福旗下的云狐网络进入移动互联网领域,也让老的互联网巨头吃惊不小。短短半年内,云狐网络便推出了云狐桌面、云狐输入法、云狐美人相机、云狐随手玩、云狐搜索、云狐卫士等移动互联网应用,似乎半年时间就赶上了老的互联网企业几年的积累。
  云狐网络的产品推广速度也异常迅猛,目前“云狐随手玩”应用用户增长到1000万,其它移动应用的用户也快速发展。董德福表示:云狐有信心在2013年6月份前,总用户数达到一亿。
  随后一个更大的机会找上门来,英国军方和董德福合作做了一款三防手机。软件归军方,硬件和结构归董德福。在做完这单业务后,酷爱爬山的董德福发现这款产品也能被一个普通的消费者所接收。但要在一个竞争激烈的手机战场上获得商机,并不容易。根据董德福回忆,前三个月,云狐手机只卖了几十只。但通过良好的口碑,销售情况已经变得良好。目前J1手机和J2手机分别卖了十几万台,J3的销量目标是冲20万台。手机的客户基本上是两类,一个是渔业,军警、军队、警察,还有快递这些行业,就是细分用户比较多。
  这正符合董德福创业的理念,只有在细分领域成为王者,才能找到发展的机会。
  回顾自己的职业生涯,董德福表示:“大学毕业进入摩托罗拉是我人生压力最小最舒服的时光,那时候很多人的工资都是几百块,但我的工资已经是几万块了。企业的名气也比较大,走到什么地方都受人尊敬。但舒服不等于进取,在我孩子三个月的时候我离开了摩托罗拉,那时候我正好三十岁,在外企处于一个没有上升通道的天花板,所以我觉得应该是该出去闯闯了。” 

此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或来源网站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——欢迎转载ag8879环亚手|官方文章,转载请注明来源ag8879环亚手|官方
  • 分享到:
网友评论:
我要评论: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本网站保持中立
称呼:*
验证码: 点击刷新